泡沫官司

記得那天是個大早鄰居都沒開門行人也不多,送泡沫板的老闆半掛車超高超長不超重要趕在交警上崗之前進城卸貨出城我們是多年的老關係我還有他的收貨條而這次,我的計畫是應該再給他寫張條的時間能多混他一次是一次因此,卸完貨算賬時候我就先給他一部分錢款說今天貨款有點緊張你先拿著這些,過幾天下次再給你結清沒成想這一說可了不得了,這老闆一下子跟我開始急眼他一把欻過錢去說:你別跟我開玩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啊,你又不是只進我的貨,光我們昌樂就是三家,都欠著錢,下次,下次什麼時候啊,沒有下次啊,這回一次全部結清啊說完,呲嘍掏出我先前打得收貨條說,今天一起結賬我一聽先是一懵,緊接著把頭一扭說你給我滾一邊去,誰欠你錢來啊,我沒欠你錢,這次的我都給你了,欠條上的沒有,你愛咋地咋地就模仿二哥的樣子拽起來開始混賬的準備,這老闆一看我也硬起來又要趕時間怕晚了出不去城交警扣車罰款,就來不及跟我吵吵也沒有發動群眾找鄰居來評理就好像很有主見的樣子,他大概算計事情已經破裂便開車一溜煙走了,我就納悶半天也猜不出他到底有什麼鬼主意心想:走了走了,還怕你不成。

其實事情沒完他既沒有撤退也沒有罷手而是,先把車開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要說昌樂距我這裏也就二十幾公里而且他也經常來就比較熟悉地形因此,他回頭就去了我門市北邊不足以百米的中級法院並搬請來一個人一看就滿臉奸猾肉眼皮大腮幫厚嘴唇雙下巴很禿頂肥脖子據他自己介紹說:我就是咱這邊中級法院的諮詢廳,有個事來跟你調解啊,據這位當事人說他給你送貨你不給錢一分錢也沒給也不承認啊,我就問有沒有這回事,有就快給人家,大老遠也不容易。我說你是幹嘛的,你就這麼光著身子裸露著上臉倆嘴唇上下一碰我就認知你是法院的諮詢師,你好歹也穿件制服遮遮羞啊,我看你穿上制服還敢滿嘴裏胡咧咧不,他一說你就信,他是你家親戚還是朋友還是老鄉啊,你說你來代表法院調解你也太不懂法律太不尊重法律太不拿國法當回事了吧。還好這人一聽我說得對就沒有任何反駁和反抗意識但他也不生氣,可我卻越說越來氣就聽他一回頭說:俺說來沒有用吧,你還是起訴吧,沒有其他辦法。後來我就注意過幾次這個所謂的中級法院諮詢廳人員好像已經是下崗的失落也沒見過他穿上制服的窩囊而且,每次迎面與他對視他就先把目光移開我就很開心的勝利者姿態心想,法院也不過是個利益場所,也不代表就一定是公平正義你看這都是些什麼人物頭子形象啊。

大概過了一段時間有兩個月嗎,突然有天就有一個便衣模樣的肥頭大耳老青年找到我的店裏跟我說明了一些情況,我就收到了一張有史以來的第一張法院傳票他說:他把你告上法庭了,我是望留鎮法院的工作人員,請你在接到傳票的回執上簽下名字,到時間開庭你要去啊,不去對你很不利。

我記得開庭那天我自己一個人騎著摩托一大早上就去找其實很好找,滿望留鎮就一個路口除去鎮政府就是人大政協法院醫院還有檢察院都擠在一起辦公與我們的距離是一句口頭禪叫:望留一十八,來回三十六。開庭前我與泡沫板老闆見了面也互相不說話好像多大仇似的,那位跟我送傳票的傢伙還是便裝打扮很不嚴肅他先跟告狀的老闆說了幾句,又轉過來跟我開聊就開始兩邊說和互相隱瞞這就是所謂的調解當中間商,最後其實我早就一切跟我的預想完全符合的雙方接受的效果是:我把欠條上的欠款一次付清,那次送的貨物因為沒有證據就此完結,訴訟費用由原告負責。我們一致同意簽字我的人生第一次官司以庭外和解告終,皆大歡喜。

後來二哥聽起來就說:學藝不精啊,要不動聲色先說看看欠條,這事要是我就先想辦法把欠條搶過來撕碎而且,你付貨款也太早,要先把條件講好寫好條子再付款,給人家錢你急活什麼,一定要記住,不到最後一刻不要付款還有,不與他庭外和解,他要告狀就跟他沒完,看看誰更有功夫,他這個住的太近但,再近也比咱們遠很多而且,打完官司也不給他錢,你不也是給他寫的收貨條嗎,就是叫他把貨拉走,不行嗎,沉不住氣啊,人家沒生氣自己先氣糊塗了,人家還沒怕麻煩自己先怕麻煩,行啊行啊,也沒吃虧啊。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