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雨悄悄飘打着行人的脸庞!

这些天一直很冷,阴雨绵绵,乌云遮盖着这个本来地势就不算开阔的骆家河坝里面,不远处的山栾浓雾弥漫,山上依然还是光秃秃的一片,除了那些本身就不会因季节退色的一些绿茶树在那里发出最后一点生的余气,几乎仍然没有一丝新绿的迹象可以找寻。

乍暖还寒,初春的雨悄悄飘打着行人的脸庞,也不知道最先掉下来的是雨还是雪,只是感到了一阵阵的寒意。街上那些春节回来过年的远方游子着实给这个老残的古镇增添不少青春的气息。可是,他们为了梦想,已经离开这个黯然伤神的地方,再次出门去了外地打工。这里剩下的大多是如我这种参加考试硬生生的被编制分配过来的工作人员牺牲在这里之外,估计剩下的只是那些孩童或者没有一点社会功能的孤老病残在这里等死过活了。

看来,这里的春天要来临还真得需要一段很长时间哀怨的煎熬,才能苏醒过来变得充满一点点暖意和正能量。

自她那天在医院照顾她生病已久的外婆走了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她的踪迹,原来爱沾染她的那个屌丝也突然这几天不来了,奇怪的是,她回去就罢了,居然在网上都见不到她了,那晚我可是在河坝里面和她溯洄从之,还拥抱了她很久,她那晶莹剔透的嘴唇,带着奶香的少女体味依然在我鼻尖久久无法散去,还有她不太直的长头发,原本是乌黑发亮的,可是她追求时尚,却因此染成了淡黄的颜色。无论怎么样,高挑的个子,以及奚梦瑶般的身材,她就是她,只要在我眼里看到的她,无论怎么样打扮,甚至不穿衣服,都是完美无瑕的。

可是,我憎恨自己目前还当不了永远观赏她的观众。因为,我眼睛里进了沙子已经很久了。那些见了她就像狗一样的屌丝围在她身边转来转去,要不是我在上班,我早就扑过去让他们吃一顿狗屎,看他们还敢在我眼睛里面肮脏的围着心爱的她转悠不?我问了她?你到底对我在意不?要是不喜欢那些狗在你身边转,我就要打狗杀狗了,否则,我对你的情义怎么可以体现呢?她没有作答,说,暂时不需要,她不会在乎那些的?并表示给我第二天收拾屋子。我很不爽的心情貌似突然好了许多,至少她对我的意思表示了在乎。  


Posted by zhangiwa123 at ◆2014年04月28日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