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印像中,母親是一個好強的人。

輕輕的放下手中的筆,一個深深地呼吸,看著那架媽媽擦拭過的眼鏡,憶起......
新年的鐘聲還依稀耳際,我便踏上了離家之途,當為自己的前途奔忙。
離家時,母親站在我身後,小心翼翼幫我整理衣襟,透過鏡子的反射,我發現母親的臉上已“溝壑縱橫”、銀髮叢生了。我泣視著鏡中那個矮小的老人(媽媽),眼瞼深深地凸進去,額前那隱忍的歲月刻痕,我依稀看到伊的青春付水東流,想了很多!Nutrition
在我的印像中,母親是一個好強的人。她不允許自己落在別人的後面。也會特別在意別人的語言攻擊,不惜以“十年”、“二十年”的堅持來證明他人的“言之無理”。自小喪母的,過早的擔負起家的責任。 “沒娘兒”的名分讓她備受家族的歧視。世俗的傳統觀讓她難堪,在那個飢寒橫流的時代中,她愈窮愈勇,誓與天公比高。
祖父長期在外,作為長女的她帶著小妹,在那個飢寒四溢的時代自生、自強;無數個雨天,姐妹倆穿梭於雲霧間,僅為了灶間有柴;億萬個暴雨天氣,姐妹倆疾奔於家校之間,僅為了回家早點做飯,以解今日飢渴。也就是這種極困的環境壓迫,她帶著新學期學校獎給她的新鋼筆,棄書歸田,含辛趁月揮鐮田邊,習慣了黎明鋤禾,雪天放牛,雨天割草。累了,便到奶奶的墳前痛哭一場,然後擦乾眼淚繼續埋頭田邊。flower for valentines day 
  ......
  後來,她和小姨相繼結婚了。原以為命運會從此轉暖,卻不想——祖父在我臨世的前兩個月瘁然離世。新婚的她沒來得及嚐一口家庭的溫馨,又得承受另一位至親的離開。她狠狠地哭了一場,然後堅強的站起來,料理祖父的葬務。在繁重的家務中掙扎,和爸爸一起為了我的來世鋪路搭橋。在祖父辭世“七七”之後不久,我來世了。也算是上帝對“苦難女”的垂憐吧!她——有幸的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後花園;此後,二老忘記了現實的殘酷,吞下辛勞的疲憊,把全部的身心放在我的成長中來。看著日子一天天的疊加,任歲月白馬過駒般的逸走;我穿越童年、少年長廊,走到了青春的殿堂,而母親卻日近黃昏。我漸漸明白:在我的睡床邊,除了那輪滿賦詩意的月,還有母親那雙慈愛的眼,他們一起收守候著我的夢,一次次的為我掖好被角,一針一線為我織毛衣,然後拿著我穿過的鞋墊、襪子到火邊一點一點的烘暖……跨過凌晨的門檻,他們還得為孩子祈禱黎明的幸福。
後來,我將帶著媽媽親手做的鞋墊到遠地求學。臨行前夜,伊講了很多(多是臨行前的囑咐)。她和爸為了我殺雞宰鵝,以豐盛的晚餐為我踐行。
月光愜意的照進屋內,把白色的桌面襯托得那般朗然,媽媽說:“孩子!父輩們給你留下的就只能是這些了,剩下的就看你如何去創造了,我們不奢求你的回報,只希望你可以比父輩們過得好。記住!能讓你自己脫離苦海的只有你自己。不要等待別人的援助,因為有一些援助是一種施捨……
我明白,他們就是這句話的踐行者。為了兒子,他們埋頭於鋼筋混凝土之間,終日與疲憊為伴,卻在兒子的面前裝得很陽光。當月光照到桌後的牆角時,我推門睡覺了。而母親卻穿梭於屋內外,為我準備行裝。
當太陽無聲的照進屋內,我睜開眼,看著床邊的大包,匆忙備程。爸、媽走在前面,拎著我的大包。我忽然感到爸媽的單薄,而我那個包……我迎上去,告訴他們:“爸、媽!你們回吧!我會小心的!”DIY home

  


Posted by zhangiwa123 at ◆2014年04月03日16:37落寞悲伤